您的位置:首页 > 制造业

“冷热”交织 部分制造业企业用工喊“渴”

发布者:管理   点击数:547   发布时间:2021-09-30 10:02:58   更新时间:2021-09-30 10:02:58
摘要: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近期调研了解到,长三角、珠三角作为我国制造业集聚地,部分行业面临用工短缺,特别是一些外贸型企业,伴随出口订单骤增,制造业“招工难”“用工贵”现象进一步加剧,市场呼吁进一步完善制造业劳动力的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。

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近期调研了解到,长三角、珠三角作为我国制造业集聚地,部分行业面临用工短缺,特别是一些外贸型企业,伴随出口订单骤增,制造业“招工难”“用工贵”现象进一步加剧,市场呼吁进一步完善制造业劳动力的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。


市场升温订单火爆


部分行业和区域用工短缺


记者调研了解到,受疫情等因素影响,国内外订单冷热不均,一些外贸企业用工短缺凸显。部分区域和行业出现用工争抢,更是加剧了劳动力市场的局部紧张。


——“一热一冷”凸显产能困境。作为全国炊具龙头企业,位于浙江温岭的爱仕达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监黄明建时常为用工发愁。“受疫情影响,外贸订单持续火热,往年还有淡旺季,这两年基本都是爆单的状态,用工短缺成了企业最大的瓶颈。普通工人月薪开到五六千元还是招不到,用工缺口还有三四百人。”


境外产能收缩,回流订单囤积,国内外“冷热”分明。福建省福州市长乐区是全国重要的纺织基地。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走访十余家企业了解到,由于海外疫情持续,越南、柬埔寨、孟加拉国等大批企业关停,大量制造业订单回流,今年长乐纺织企业订单井喷,一线技工青黄不接,严重限制了产能扩张。


福建长源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永光说,“目前企业正尽力扩产,外贸订单已排到今年12月,但劳动力人数跟不上产能扩张的速度。如果工人数量充足,产能还能扩大不止一倍。”


——“一减一增”引发用工短缺。长乐区人社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当地一线工人70%来自中西部,因招工、用工成本逐年增加,2021年初企业用工意愿较往年略减。


三季度用工需求维持高位,不少企业普遍面临招工难、流动性大、用工成本高等困境。永荣控股集团常务副总裁陈飞说,2020年永荣集团外贸出口额4.7亿元,由于疫情等原因国内市场升温,今年1至8月出口营收达5.5亿元,出现人手短缺。黄明建说,企业尝试赴外省特招、网络直播招聘、签劳务派遣合同、老员工带新员工、涨工资等。“能用的招全用了,但效果不佳。”


——“一快一慢”加剧内部竞争。对沿海不少制造业企业来说,面对急切的用人需求,智能化改造的慢步伐“远水不解近渴”。福建鑫港纺机有限公司总经理郑春华说,今年上半年营收增长幅度同比超过100%。虽然机器换工替代了部分人工,但企业生产规模增加,因此人员需求也同步增加,目前在机器换工的大背景下还严重缺少一线工人。


在此背景下,加快数字化改造成为不少企业的自觉行动。作为国内泵与电机行业的龙头企业,地处温岭的利欧集团人力资源部潘经理说,周边企业越来越多,僧多粥少的情况愈发突出,招工越来越难。现在数字化、智能化、自动化有政策补贴,企业打算投资6亿元进行智能工厂建设,希望能降低对人力的依赖。


用工结构性矛盾与季节性错配交织


分析人士称,目前长三角、珠三角制造业地位难以撼动,尽管有企业转移到中西部,但是大量的劳动力还是集中在沿海地区。用工结构性矛盾与季节性错配交织,企业普遍认为用工难带来的压力持续加大。


——行业性用工紧缺和大企业用工紧缺轮动。常州联锐企业管理公司主要为长三角企业提供人力资源服务,总经理程彬说,今年行业性用工紧缺和大企业用工紧缺互相交织,造成劳动力阶段性供不应求,整体拉涨制造业工资水平。


江苏省溧阳高新区人社局局长蒋琦介绍,比如年初以来,外贸市场持续回暖、电动企业销售大增、小米手机扩产、宁德时代扩产等因素,使区域内用工短缺凸显。


——招工“难”“贵”在大中小企业间拉平。恒申控股集团是长乐纺织业龙头企业,董事长陈建龙表示,大企业招人留人也难,工人流动性大。福建欣美针纺有限公司董事长郑自欣说,员工招得来留不住,疫情期间企业曾包车从湖北黄冈接人,目前剩了不到三分之二。


企业工资等刚性成本攀升是普遍现象。不论企业规模大小,长乐纺织企业普工月工资五六千元,一日三餐食堂免费提供,人均提供1室1厅约50平方米的宿舍。部分企业配备员工子女入托、包车交通往返市区等配套措施。永荣控股集团常务副总裁陈飞说,企业用工成本一年约每人10万元,年增长约10%。


——“沿海”“工厂”等传统热词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下降。长乐区人社局有关负责人分析,因中西部就业机会增加,沿海地区薪资水平的优势不断减弱,外来员工流动性大,企业常年、常态地处于缺工状态。此外,因员工参保率较低,对企业归属感较差,部分员工抱着“做一天算一天”的想法务工,跳槽和离职是常态。


“自由”“体面”的互联网就业,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增强。福建长源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永光说,“工厂相对较稳定的劳动力年龄平均四五十岁,年轻人不愿意来工厂车间。”不少企业主反映,“年轻人愿意开滴滴、跑外卖、搞直播等,不愿意在工厂工作。”


制造业用工亟待“供给侧改革”


多位一线企业主认为,当前我国劳动力资源依然丰富,人口红利继续存在,但劳动年龄人口逐年缓慢减少。表现在市场端,招工越来越难,成本增高,企业利润越来越薄。在此背景下,各地之间的招工竞争激烈,开始比拼优惠政策。比如昆山有一批企业给工人的月薪开到了1万元以上,溧阳高新区华鹏变压器厂的工人人均工资每月达到1.1万元左右。


对四季度和明年用工情况预判,台州、长乐等地人社部门负责人认为,每年十一月开始至春节前为企业离职高发期,预判四季度新增用工人数将下降,直至明年春季。


为保重点企业用工需求,溧阳高新区到云贵川渝等地对接市场,同时向人力资源公司购买服务,吸引农村剩余劳动力,包机包吃住。溧阳高新区人社局局长蒋琦说,不过,招来的年轻人流动性很大,相当比例的干两三个月就走了。为了留下这些工人,企业和人社部门想了很多办法,包括干满6个月就给介绍人一定的奖励、提高工人基本工资和加班工资、建设企业文化等。


受访企业及人社部门负责人认为,智能化、信息化将是工业企业的普遍选择。“从接单、生产、检验、包装、入库到交付全流程全自动化智能化管理,永荣集团整体产能提升了28%。”陈飞说。郑永光说,机器替代人前,工厂需要约12000人,现在同样产量约需2300人。启用无人化车间后,车间工人数量从每车间120人缩减至每车间12人。


如何稳定用工、降低成本、保证生产?温岭市人力社保局副局长、台州第一技师学院党委书记陈文云认为,制造业用工需求大、依赖性高。机器换人能解决一部分用工问题,但随着数字化、自动化的进一步深入,技工缺口将会成为企业发展的另一只拦路虎,迫切需要大力发展职业技能教育,培养订单式工匠。


陈建龙注意到,一线职工中,初中甚至小学文化较多,建议培养引导更多技能型大学生进入制造业,完善职业上升路径,培养高收入、受尊重的技工人才,改变“蓝领工人低一等”的偏见。


着眼于人的全面发展,一些地方出台系统配套政策。东莞市人社局负责人介绍,东莞以促进人与城市共同成长、为东莞提供有力的人力支撑为导向,梳理政策措施脉络、完善政策链条。提出九条共27项72个政策措施,着力稳就业、保就业。同时推动操作指引、信息系统、业务培训、政策宣传到位,确保各项政策落地见实效。


来源:经济参考报